氢氧化雾

是惰性气体。

街头

#生贺
#22:07
#憋出一个兴我
#是第三个生日啦
#我永远都爱张艺兴





巴黎的街头有点雾蒙蒙的,我听到有乐队在那边弹吉他。


心动。


那时候乐队向这边走来,有个年轻人拍着手附和着唱一两句。清澈的汽水音,于是我回头看了一眼。


猝不及防就双目对视,他一愣,回我两个一深一浅的酒窝,继续唱起歌,对我伸出手来:“Nice to meet you.”


我只是笑。我对他摇摇头,他没介意,不知道从哪里牵来一朵玫瑰递给我,刘海一颤一颤,牛仔衣闻着有肥皂水的清冽气息:“你很漂亮。”


我惊愕地杵在原地看他,在异国他乡听到母语实在是令人落泪。我接过玫瑰,也附和着哼了一两句,对着他笑:“谢谢。”


我的独行,在这里终止。


我记得他拿着高脚杯的手纤长,剔透的葡萄酒亮晶晶的,一如他略略下垂的眼睛。


所以巴黎的浪漫都属于哪里?完全属于他。


我逆着日光盯他的侧颜,早餐的时候顺手给他抽一张纸巾,散着步突然唱起歌,他说这是他的自作曲,我说很好听。


他笑了笑,不好意思地挠挠头。铁塔下偶尔没有人挤人,我和他坐在草地上喝东西,他忽然兴奋地指着一群鸽子,酒窝又明朗起来。我说写进歌里吧,他说我一定。


少年的眼神是那样坚定。凯旋门底下我絮絮叨叨地卖弄我知识储备里的拿破仑。他指着天笑得没边。他说小姐你怕滑铁卢吗,我说这不是有你吗。


巴黎的阳光多好看啊,蓝色分明层层叠叠叠出一个清凉的奶油冰淇淋。


心动。


他抓住我的手腕眯着眼睛问小姐说话是要负责的,我皱皱鼻子白了他一眼说我又不是小孩子啦。


“那么,小姐我爱你。”


我偷乐着眨了眨眼睛钻进他怀里。


“最喜欢巴黎的什么?”


“街头的张艺兴。”




End.

“贝壳小姐,我们一起走,然后各自幸福。”

又是小作文。
没有微博,是狗子发给我看的,一句话没看完,喉咙已经很艰涩了。
他实在有着太多太多的苦难。
十七岁,孤身一人,有的只是漫无边际的练习,和铺天盖地的黑暗。
他那时候还是个心高气傲的少年,却和强压的练习终日为伴。
然后他出现在人们的视野当中,迎来鲜花、赞赏、鼓掌,同时也遭遇不解、谩骂、谣言。
可是什么也挡不住他的高途坦境。
现在的他,已经可以泰然自若地展现一切了。可以看着他的后辈,微微一笑,对着他们,好像对着十七岁的他自己,耐心又严苛。
所幸今日,你已成王。
也所幸即使如今,爱,一切如你。

六周年快乐啊(๑ºั╰╯ºั๑)
煽情的话不说了,未来无限大,我们一起走= ̄ω ̄=

很温柔啊我的张先生。
开头温暖的钢琴,就是冬日喝水时扑面的热气,舒缓得很。
词有点绝望,一个人留在原地,可是你别来无恙。独角戏的进阶版,淡然模样也藏不住的迷失。
清清冷冷的声线娓娓道来。
独舞隐忍又颤抖。
就像针尖一点点划过的刺痛。
女儿太温柔了。我的词汇量也就这样了,张艺兴帅死了啊啊啊(´இ皿இ`)
圣诞快乐。

嘤嘤嘤我的二胎终于发货了
发完这条先放下老张 备战期中考啦
九号到货
十三号考试
加油
要努力啊

大概因为我是常年开十六度空调的男人
热血难凉

啊啊啊是我的大佬兴!
去下单了二胎,以后一定一定要努力努力再努力!

啊啊啊太帅了吧!
我的野党大佬兴!
China sheep!!

我本来这天有好多话想说。
可是又不知道怎么说了。
初次见你,你已经是饿了龙时期的少年。那时候还太小,我看着,下出了一个坚定的结论:
你最好看。
整个队里,只有你最好看。
可我那时候也是那样草草瞥了一眼,错过了这么好的你。
我混的圈子很奇怪,但是,在这么多圈子里,还是最爱你。
于是兜兜转转,我成了你的兴迷。
你说,当有人问他们,你喜欢谁,我喜欢张艺兴的时候,会感到很骄傲。
对,我现在就很骄傲。
我喜欢的人是张艺兴。
他有酒窝,笑一笑就溺死人的那种。
他有汽水音,干净又清澈。
他有着这样的一切,完美得让人心疼。
所以啊,我的少年啊。
谢谢你。
愿你百岁无忧。
祝SHEEP大卖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7.10.07